我已经是一条废鱼了

© 鹤汀
Powered by LOFTER

笑死

【灰走】论养鱼的正确方法

02


耳听得桶里的鱼拼命扑腾了几下,清濑猜测地板上可能也溅上了很多水,但小说正看到要紧处,也懒得理会了。

清濑之前没有养过鱼,对吃鱼倒是很在行。对于鱼应该吃些什么东西是完全没有概念的,看完那本小说后,一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作为一个作息非常规律,生活习惯无比健康的小警察,这时候该睡觉了。从卫生间洗漱回来,那条鱼依然安静地浮在水中,只有水面上冒出的气泡和偶尔摆动的鱼尾能证明它还活着。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清濑蹲在水桶旁问它。语气听起来很认真,并不会有人想到他在跟一条鱼说话。

鱼当然没有说话,只是一摆尾巴换了个方向。

“唉,好吧,反正我也不知道你应该吃什么,你就自己去找...

【灰走】论养鱼的正确方法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姑且算是开了个头

#今天的我依然是起名废


01


下午五点,到了接班的时间。清濑灰二换了便装,朝队长打了个招呼,便推起他那个破破烂烂的小自行车准备回家。

路过经常光顾的那家蔬菜店,清濑把车放在一边,走进去买了一些新鲜的蔬菜。店主的女儿是个十几岁的高中生,这会放学后帮着父亲收银。

少女说起最近这几天发生的一些怪事。

这条商店街一向热闹,开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店,空气里总是混杂着糕点,鲜花,小吃等等的香味。前天晚上,蛋糕店的老板说自己店里卖剩下的几块蛋糕突然消失了,虽然感受到了背后掠过的风声,但转过身却什么也没看到。年迈的老板以为自己见了鬼,吓得差点上不来气。...

【灰走灰】谁吃了那包过期泡面

#因为突然很想吃泡面,又想到泡面这东西过期了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吧,所以写了这个

#在我心目中,王子这样的人是不需要上厕所的!

#王子更不会因为闹肚子而用非常不优雅的跑姿冲进厕所!


阿走于深夜醒来,睁眼看了几秒钟天花板,终于被腹中愈演愈烈的疼痛打败,拿出了冲刺的速度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咚咚咚冲进了卫生间。

冲水的声音响了几下后,阿走捂着肚子软着两条腿缓缓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走了两步,忽然一愣,抬起头往前一看,尼古学长从门缝中探出一个头来,胡子拉碴的下巴在缭绕的烟雾中若隐若现,颇为诱人。

诱人个鬼啊!

阿走的眼睛倏然瞪圆了,接着一低头,像是被大人抓住偷看小黄书的中学生,以光速冲进了自己...

监察官入手

早上六点半被莫名其妙的鸡叫声吵醒,捱到七点二十终于受不了,拿起手机,开了刀乱,刷完两颗骰子,近侍换成一期哥,锻了一发,一看320,遂加速——弟弟丸出现了,我就勉为其难地感谢一下那只鸡好了

【灰走】初恋这件小事

#题目是刚取的,这个是一部泰国电影的名字,大概是2011年时在学校看的

#写着写着觉得大概是OOC了,所以先来个前方OOC预警

#第五集还没看,小说也还没看,电子版当然是能找到的,只是固执地想留着看纸质版

#请原谅我的OOC,就是想写写青涩的小学弟和有那么点恋爱经验的,疑似游刃有余的学长而已


“阿雪,你看到阿走了吗?”

阿雪戴着耳机悠闲地准备出门的时候,被灰二拉住了。

“没有啊,再说离他最近的不是你吗?”阿雪回想着,还是摇摇头:“没看见阿走。”

灰二头疼地抓抓头发:“这家伙最近怎么回事啊,竟然抓不住他。”

放走了阿雪,灰二在一楼转来转去,企图听到阿走的一点动静,但阿走此刻显

#konoshin# 同居三十题

02、一同外出购物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如月伸太郎的生活习惯绝对算不上是健康,首先,这家伙几乎不吃早餐,作为一个典型的夜猫子,晚睡是必须的,晚起也是必须的。每一个清晨,伸太郎都是在呼呼大睡中度过的。

今天的伸太郎原本也是不打算吃早餐的,倒不如说,他的脑子里已经不存在早餐这个词汇了。当然,前提是不出意外的话。

与伸太郎相反,konoha是个早睡早起的好孩子。还在基地的时候,konoha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8点起床,洗漱完毕,在其他人还在睡觉的时候扫荡一圈冰箱茶几等等,吃掉能找到的所有食物,然后坐在沙发上等着kido起床继续投喂。虽然大多数时候会被打开冰箱后受到一万点暴击的团长派出去和kano...

饿死啦

这个番这么好看竟然没有人,我可是每隔一小时就刷新tag看有没有粮食吃,本来站年上的……现在已经只要是粮都吃了,看着截图都能傻笑半天。走在外面的时候,耳边感觉随时都自带ED,并且单曲循环,身边有风吹过的时候,就想跑起来。

容我对灰二哥痴汉一下,灰二哥简直是这么多年来突然间让我一见钟情的男孩子了,强大而温柔,十项全能,还是我没能读成的文学院大佬,还长得那么好看……他的学弟还那么可爱!

小说还在路上【瘫】

啊,好想吃粮

想用灰二哥当头像,当手机壁纸,当锁屏,当电脑桌面,当电脑屏保

我中毒了

【原创】向阳之歌 2

十一放假的第一天,家在本省的几个都回家了,宿舍里剩下三个人。鹤立和沈樱决定去逛街。对于家远,而业余生活也没什么新意的两个人来说,这种长假除了逛街和窝在宿舍,也的确没什么能做的了。谢竹不在的时候,鹤立也很喜欢和沈樱一起出门。

走正门的话距离宿舍太远了,光是这十几分钟就能耗尽人的体力。所以她们走了后门。后门是学校以前的正门,时间一久,看起来有点破破烂烂,倘若再一下雨,看起来就更加寒酸了。但走到后门的一路上,是学生宿舍,还有学校的家属楼,树也更多一些,经过的时候会更有生活气息。从后门出去,是一条长长的马路,大概是两个车道的宽度,一侧是另一所学校的院墙,一侧是一间一间挨着的店铺。有水果店,小饭馆,装...

【灰走】不能跑步的一天

#世上最舒服的地方就是被窝

#虽然被灰二哥骗的想跑步,但早上还是想睡懒觉

#写的零零碎碎,不知道在写什么


某一天的早晨,竹青庄的众人在门口集合,要去跑步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人。

“阿走呢?”清濑灰二再次数了一遍,还是少了一个。平时那个到的最早,已经做了一会热身运动的人今天的确是不在。

“阿走是不会翘掉这个的吧?说起来从起床一直没见到阿走呢。”说话的是城太郎。

清濑灰二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你们先出发,我去看看阿走怎么回事。”

待到王子也晃晃悠悠地消失在视线里,灰二进了屋,直奔阿走的房间。阿走的房间门紧闭着,灰二敲了敲门:“阿走,你在吗?”

房间里传出几声闷闷的回应。灰二拉开门...

【原创】向阳之歌 1

你现在想做什么?

我啊,有很多事情想做呢。

比如呢?

想涂颜色鲜艳的指甲油,想穿漂亮的新衣服,想换个新发型,想学学怎么化妆,想学点新知识……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想迎着风奔跑。

那么,为什么不去做呢?


鹤立最近总是会想起那个大学室友来,那个毕业以后再也没见过面,但总是会对别人说,这是我女神的室友来。虽然每次聊天的时候总会说,等寒假或者暑假了,就会去看你,但一次也没有成行。难道是不想见吗?想见的。鹤立至今还会怀念离开的那一天,最后的一个拥抱,温暖地让人想哭。但是啊,因为从心到身都被关进了一个大笼子里,鹤立逐渐懒得改变了。就这样在笼子里孤独到死吧。


鹤立...

【灰走灰】月光与酒与被窝

#灰走走灰无差……

#刚看完第四集,看到下集预告好像有灰二喝醉的场面所以写了这个

#小说刚下单,所以原著还没看

#灰二学长和阿走属于三浦老师,OOC属于我

#我对被窝的确有种特殊的执念,尤其是温暖的被窝里,旁边躺着喜欢的人

#然鹅我自己是万年单身狗


阿走走到瘫软在地上的灰二旁边,那家伙显然醉的不轻,脸颊上带着红晕,那双平时看起来总是温柔而坚定的眼睛此刻微微闭着。

“灰二哥?”阿走想试试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右手在灰二面前挥了挥,灰二还是没有睁眼,只是好像被阿走动作带起的一点凉风惊扰到,皱了皱眉。

“睡着了啊。”

阿走看看周围,一片狼藉,几个人刚才喝了很多酒,也不知道是谁提起...

奶油与酒与被窝

#大概是芦屋给安倍过生日的一个小甜饼

#好像查不到安倍的生日……


事情的起因似乎是有一天在芦屋家的花店里,和母亲聊天的时候,芦屋花绘说到了自己那个金发的同学。

“啊,就是那个长得非常帅气的男孩子吗?”母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四周好像飘起了小花。

“嗯……嗯,是他。”芦屋被那闪亮的背景晃花了眼,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母亲继续整理着手里的花束,问:“他怎么了?”

芦屋便说起昨天去老师办公室帮忙的时候,偶然看到了班里同学的花名册,只是随便瞄了一眼,就看见了安倍同学的生日,这不是很近了吗?!芦屋算了算,就是下周五没错。

想想自己这个同学应该是没有什么亲人的,朋友似乎也只有一个,就是芦...

论love hotel 的具体用处

#什么都不会有的


芦屋依然穿着校服,坐在床边上,双眼紧盯着浴室的方向,听着水声,有点反应不过来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这个房间如果和别的看起来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是它无处不在的暧昧气息。尤其是芦屋屁股底下那张床……这么大的床,两个人可以随便滚呢,反正怎么滚都滚不出去。芦屋从一个床角看到另一个角,忍不住这么想。然后他便两手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啊啊啊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说起来为什么会默认是两个人呢?嗯嗯,安倍先生在洗澡呢。两个人滚的话可以随便滚呢。

啪!

芦屋再次拍了自己的脸。

“你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傻?”

熟悉的声音响起,芦屋抬头,看到安倍穿着浴袍,站在浴室门口。头发还没有...

七夕【上】

#迟到了好几天的七夕

#漫画有好几话没看了,也不知道剧情发展到什么程度

#有些细节不要太在意,毕竟我是个只会傻白甜的笨蛋

#那么食用愉快


“安倍先生,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吃午饭的时候,芦屋一边吃着妈妈准备的便当,一边问起来。

“什么日子?不清楚。今天工作有点多,你还是做好准备吧,别想些有的没的。”安倍看起来连想都不愿意想,他已经吃完了午餐,坐在旁边看着芦屋吃。

要不是安倍这会看起来脸色还不错,芦屋大概要以为这位脾气不大好的上司要勒令自己一分钟之内干掉剩下的食物了。

“安倍先生,今天做完工作陪我去买个东西吧。”芦屋想了想,没把今天是七夕这件事说出来。

“如果工作完成...

雪夜记事 后

#其实写到后面那个相机的时候想到了哆啦A梦,想想安倍版机器猫好像也挺……可爱的


安倍一只右手伸过去,把芦屋情不自禁靠过来的脸推了回去,顺便捂住了他的嘴:“冷静,你是跟爸爸要糖吃的三岁小孩吗?”

“……”

芦屋幽怨地看着他。

安倍指了指外面:“看,下雪了。”

“啊,好漂亮!安倍先生我们去外面吧!”芦屋看到雪花飘扬而下顿时兴奋地不能自已,人已经直接贴在落地窗上了。

安倍晴斋嫌弃地看了芦屋一眼,在夺路而逃和留下来吃饭之间做了一个选择,然后伸手将芦屋拽了回来:“冷静,我们是来吃饭的。”

说着话,拉面就端上了桌。

芦屋也顾不上烫,拿起筷子就开始吃。然而安倍并没有受到他的影响,依然...

雪天记事 前

#追漫画真的是一个不断被官方打脸的过程

#虽说好像也很甜就是了

#官方在下一盘大棋

傍晚刚吃过晚饭的时候,雪花飞扬而下。

芦屋帮着妈妈收拾了碗筷,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写作业。室内温暖如春,芦屋来到窗前,便看到外面下雪了。

这是今冬的第一场雪。

往年这时候,早就下了好几次雪,今年倒让人等的有些急了。毕竟对于芦屋来说,冬天打雪仗可以算是每年的必修课,倘若一年结束连个雪球都没挨过,那就是白过了一年。

芦屋坚定地如此认为着。今年和以前不同的是,认识了一个新同学……或者说是新上司。芦屋仔细想想,安倍先生的确是不像自己的同学,至少和伏西嵯峨相比,真的不像。

说真的,为什么我会在学校里如此理所当...

抓到你了

#他们有那——么可爱

#我连他们的万分之一可爱都写不出来

#貌似OOC的厉害

#OOC是我的,可爱是他们的


放学的钟声敲响了。

芦屋花绘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感觉到整整一个下午都集中在自己背上的目光终于消失了,尽管教室里开着空调,芦屋还是觉得背部几乎要被那宛如实质的目光灼伤了。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有一个星期,具体要从哪天说起呢?

芦屋想起那个让人面红耳热的周末,在听安倍先生讲题的过程中,先是被安倍先生目不转睛地盯了一分钟,然后就被咬住了耳垂,然后,就被舔了。

被舔了。

舔了。

想到这一秒,芦屋再一次捂住了耳朵,企图让它不那么自觉地热起来。


呆滞了五秒后,芦屋...

#konoshin# 同居三十题

01、相拥入眠

这家伙一定是天使!

伸太郎看着近在咫尺的konoha的睡脸,在心里这样吼了一句。

卧室里已经熄灯,然而窗户大开着,月光照进来,让房间里的一切变得朦胧起来。伸太郎甚至能看到konoha纤长的睫毛在眼下形成的阴影,而右眼角下的桃红色标记看起来异常的清晰。那双白日里总是茫然而无辜地看着你的眼睛此时轻轻地闭着。

伸太郎屏住呼吸,认真地听着konoha轻微的呼吸声,嘴角不知什么时候无法抑制的弯起来,形成一个笑容。面瘫少年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想到面部肌能还没有僵死。

至于konoha为什么会睡在伸太郎的床上,这个要从下午说起。

依然是闷热无比的夏日,即使已近黄昏,...

1/3